聚沙母婴资讯网聚沙母婴资讯网

这句话出现在《人民日报》后 印度就要小心了

  原标题:这句话出现在《人民日报》后,印度就要小心了

  撰文丨李岩        编辑 | 周宇

  中印在锡金段边境纠纷持续近两个月了。终于,呼声甚高的“实质进展”来了。

  8月2日,外交部以文件形式正式发布《印度边防部队在中印边界锡金段越界进入中国领土的事实和中国的立场》,其中将该事件的起因经过、印方所持借口,以书面形式历述清晰。这意味着中国为下一步行动明确理由和依据。“下一步行动”指的是什么,意味深长。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这很可能是一次“组合拳”,因为在外交部发文前后24小时内,至少中国有6家权威机构对印军非法越界发声,包括解放军报、新华社、外交部、国防部、中国驻印度大使馆以及人民日报,表态日趋集中、强硬,明确表达出“中方似乎正在失去耐心”。

  这不是中印间第一次在边境发生纠纷,也不是中方第一次“失去耐心”。事实上,新中国成立后,类似的表态曾出现过多次,特别是通过《人民日报》等权威媒体的社论,可以明确感受到微妙气氛的变化,当“勿谓言之不预也”这句话出现时,相关方面就要小心了。

  这次,希望印度且行且珍惜。

  60年代“勿谓言之不预也”首次因印“出世”

  1962年中印曾发生边境冲突,早在10年前就埋下了伏笔。

  1951年,印方趁中国抗美援朝无暇西顾,抢占了中印边境东段“麦克马洪线”以南的9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中国先是保持了克制,3年后也就是1954年10月,时任印度***尼赫鲁应邀访华,毛泽东当面表示:“朋友之间有时也有分歧,有时也吵架。”

  然而印方并未领情,1959年8月25日,中印边界东段的朗久发生了双方军队的第一次武装冲突。中国政府提出的两国武装部队立即从实际控制线各自后撤20公里,脱离武装接触的建议被拒绝。但中国部队依然单方面从中印边境后撤20公里。即便中国如此忍耐与克制,印度却变本加厉地向中国境内进攻。

△1962年中印军队边境对峙

  彼时的中国正是最困难的时期,中国与西方国家关系没有缓和、中苏关系面临决裂,同时还在遭受三年粮食短缺,印度在美苏两大阵营的支持下“乘人之危”。

  终于,到了告别忍让的时刻。1962年9月22日,《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是可忍,孰不可忍》的社论,结尾那句振聋发聩的“勿谓言之不预也”,被军迷视作党刊《人民日报》最重量级“狠话”。

  重温这篇社论:

  “印度政府所追求的,只是用和平谈判作幌子,蚕食中国领土,改变边界现状。但是,中国政府、中国人民和中国边防部队的忍耐不会是没有限度的。”

  “局势是险恶的,后果是严重的,我们要正告印度当局,勿谓言之不预也!”

  对越:《人民日报》“攒气”后放“大招”

  1979年2月17日中国正式打响的对越自卫反击战前,《人民日报》也曾发表过一系列的报道和社论,上文提到的“勿谓言之不预也”再次出现。

  1978年12月25日,《人民日报》刊发社论《我们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其中提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我们要严正警告越南当局,如果你们仗恃有苏联的支持,得寸进尺,继续恣意妄为,必将受到应得的惩罚。我们把话说在前面,勿谓言之不预也。”

  这篇社论发表后,根据统计,从1979 年 2 月 2 日至 2 月 16 日,《人民日报》共有 8 篇新闻客观地记录了越南挑衅我边境并制造流血事件。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这8篇报道,越临近战争,刊登版面越靠前、篇幅越长。

  从事件的发展看,不得不说,《人民日报》的报道有一种“攒气”之感,当天放了“大招”:1979年2月17日头版再次刊登社论《是可忍,孰不可忍》,同天战争打响。

△人民日报社论

  回顾这篇社论:

  “事实反复证明,同越南侵略者打交道,委屈已经不能求全。”

  “他们欺人太甚,我们忍无可忍。中央经过反复考虑,决定进行自卫反击、保卫边疆的战斗,给越南侵略者以应得的惩罚。”

  对苏:“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珍宝岛位于黑龙江省虎林县境内,在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中国一侧,面积9.74平方公里。大量的事实证明,自古以来,珍宝岛就一直是中国不可争议的领土。

  上文提到,上世纪60年代,中苏关系恶化,苏联在中苏边界多地挑起事端。为了回击苏联,1962年12月至1963年3月,4个月间,《人民日报》和《红旗》杂志先后发表了7篇社论或评论员文章。

  此后,边界问题便正式提到中苏两国的外交谈判桌上。而苏方在此时却不断地破坏中苏边界现状,据统计从19***年10月至1969年3月,由苏方挑起的边境事件达4189起,比1960年至19***年期间增加了一倍半,期间,珍宝岛是“重灾区”。1969年3月2日,中国边防部队派出巡逻分队登岛执行巡逻任务,苏军发现后对我方开火,反击战正式打响。

  这次交火相对大规模的反击战而言,事出突然。当年三月的前两天,《人民日报》并无相关报道。而在3月4日,《人民日报》在头版头条位置刊发社论痛斥苏联的行径。

  回顾这篇社论: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中国人民受人欺侮的时代早就一去不复返了。你们还想用沙皇俄国那一套来对付伟大的中国人民,那是瞎了眼睛,那是白日做梦。”

  “勿谓言之不预也”,用白话讲就是“不要怪事先没和你说过”。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事实上,这句话在人民日报出现的频率其实并不低,也不是每次都进行了战争,只不过当这句话出现在社论中,便意味着形势到了很严重的地步。

△外交部公布的印军入侵证据

  这句话最近再次出现在了报道中。8月6日中国军方人士对媒体表示:“如果新德里仍执迷不悟,入侵者将面临被解放军清除出境的结果。所谓‘勿谓言之不预也’”。

责任编辑:刘光博

深圳劳务工派遣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相关推荐